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社会百态

停电了,婶子在洗澡

时间:2017-3-22 9:50:57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2591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高二的时候,学校要求学生早晨6点半必须到校上早自习,这对习惯睡懒觉的我,是个巨大的折磨,最晚我需要6点起床,骑自行车上学,爸爸妈妈习惯了5点半就叫我起床,洗漱,吃饭。一个月,我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折磨,搬到了在学校旁边的叔叔家里借住,叔叔的家就在学校对面,过了道就到学校了,我即使六...

高二的时候,学校要求学生早晨6点半必须到校上早自习,这对习惯睡懒觉的我,是个巨大的折磨,最晚我需要6点起床,骑自行车上学,爸爸妈妈习惯了5点半就叫我起床,洗漱,吃饭。 一个月,我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折磨,搬到了在学校旁边的叔叔家里借住,叔叔的家就在学校对面,过了道就到学校了,我即使六点二十分起床都来得及。

叔叔是开夜班计程车的,弟弟还小,婶子那时候卖保险,生活过得不错。叔叔家是两居室的房子,叔叔和婶子住一间,我过去了,我就和小弟住一间。

那时候的我,青春萌动,要知道,我是小学五年级开始手淫的,虽然一直没有机会接触女子,但是手淫却从未停止,什么的人都是我幻想的对象,邻居、老师、同学,我都意淫过多少次。到了初中的时候,有机会接触到「黄色书刊」,对性的认识也增加了,虽然依然没有接触到女子,但是想像的力量是巨大的,我开始把我的幻想用笔写出来,邻居、老师、同学。

在叔叔家住的时候总是早出晚归,大连的出租生意很好,叔叔一般都是早晨5点半交车后才回来,我上学的时候,叔叔都在睡觉,而我,要下了晚自习才回来,偶尔晚上回叔叔家吃饭,然后再上晚自习,晚自习要到9点,回到叔叔家,小弟都睡觉了,我再看看书,十点多也睡了。

生活简单、平淡,但是,我的内心却不是那么平淡的。

婶子名叫赵璐,我并不知道婶子的实际年龄,三十多一点吧。婶子以前是运动员,大约170的个子,身材很魁梧,我只能用魁梧来形容,胸部硕大坚挺,身体结实,几乎没有多少三十多岁生了孩子的女子身体那种赘肉,腿是那么的结实,也许和多年的训练有关吧。总之,婶子符合所有我喜爱的女子的特徵,只是婶子长得很一般,非常一般而已。

夏天,很热,几次我下晚自习回来,看到婶子,是因为我回来才穿上白色的纱质衣服,可以想像,我不在的时候婶子只穿内裤和胸罩。几次我回来,婶子都是匆忙的穿衣服,我看到了白色的内裤和白色的胸罩。

我为婶子着迷了,她是那么的健康,那么的魁梧,我一直很幻想,一个身材结实的女子在我的身下呻吟,在我的身下达到小说中描写的高潮迭起。在家的时候,我不止一次幻想邻居狄凤琴,一个很泼辣很魁梧的三十多岁的老娘们,但是和婶子比起来,婶子更加高大、更加结实,当然,也没有狄凤琴那么大的肚子。

如果婶子能在我身下达到高潮,那么是多么刺激的事情啊!

我开始幻想,幻想,幻想,我尽量讨好婶子,显得很乖、很好,婶子对我显然并不排斥,甚至会特意留晚饭给我。

一天早晨,我从春梦中醒来,我的阴茎勃起到最大,虽然我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,但是需要解决我的阴茎的肿胀问题。

我抬头,长出一口气,但是一个情况让我大惊失色!对着床的墙上是一个大镜子,我在镜子里看到了客厅里有个人影,我慌忙收起阴茎,穿上衣服,我听到外面慌乱的穿着拖鞋走动的声音。

是谁?叔叔?叔叔应该睡觉了;婶子?不会是她;不过,不是她,是谁?

我背着书包,婶子从她的房间出来,脸似乎有些红,问我一句:「上学啊,吃早饭不?」我随口应付一句「不吃」就走出了家门。

那一整天,我都在想着这个事情,婶子是不是看到我手淫了呢?她是不是会告诉叔叔呢?她是碰巧看到就回屋了,还是一直看直到我发现了呢?等等等等说不清的问题折磨了我一天,所有老师讲课我都没有听到一个字。

下了晚自习,我回到叔叔家,叔叔出车去了,婶子在家,小弟睡觉了,桌子上放着晚饭。婶子似乎很自然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,给我盛饭,我不自然的吃了一些就躲回自己的房间,假装看书了。婶子没有打扰我,收拾收拾也睡了。

那一夜,我居然失眠了,不知道为什么,到了12点依然睡不着,我就起来看着书,却怎么也看不下去,也许是出於习惯,我拿出了本子,开始写些东西,我的幻想的东西……「早晨我手淫,被婶子看到了,婶子过来要求和我做爱,我们就做爱了。」我还在「奋笔疾书」的时候,听到了外面有声音,应该是婶子,我忙合上本子,假装看英语,婶子没有进来,只是在门口问了句:「志斌,还不睡啊?」我道:「再看一会儿就睡了。」婶子道:「别看太晚了!」婶子去了卫生间,一会,我就听到了水流的声音,应该是夜来太热了,婶子的体格更是容易热,婶子起来冲凉。

婶子在冲凉,我甚至有了一种想偷窥的冲动,可惜,一切也只是幻想,我打开本子,继续写我的幻想。

我正写着的时候,突然,台灯灭了,我拧了拧开关,还是不亮,我听到婶子在外面的声音:「怎么停电了啊?」原来是停电了!

我打开抽屉,找到里面的手电筒,把书和写的东西收起来,准备睡觉。

婶子在外面道:「志斌,把手电筒给我,我手链掉了!」婶子的白金手链啊,我想都没有想,拿着手电筒过去。婶子还在卫生间,我心无杂念的推了一下门,门开了,我把手电筒照过去,婶子蹲在卫生间的地上,在底下摸索着找什么,婶子赤裸,黄褐色的背对着我。

我的目光停留在赤裸的婶子身上,我的手电筒光线停留在赤裸的婶子身上,我的心思,停在了赤裸的婶子身上,一切,都停留在赤裸的婶子身上。

婶子看到我进来了,扭头看着我,看着直勾勾盯着她的我。婶子站起来,要接我手里的手电筒,我没有控制住少年的冲动,一把抱住婶子,嘴在她的脸上、她的胸口上胡乱地亲吻着。现在看来,完全就是青春年少完全没有经验的表现。

婶子没有反抗,从我手里拿过了手电筒,放着旁边的水池台上,搂住了我,任我亲吻着。

我很冲动,匆忙地脱下了内裤,只脱到膝盖,在赤裸的婶子身上胡乱地捅着。婶子叉开了腿,翘起了脚尖,因为我比她高,她需要翘起脚尖。

我感到了无比的热量,热量,热量。我毫无经验的抽动,那热量越来越强烈,刺激得我要撒尿的感觉突然异常强烈。

不到十下,真的不到十下,我就在那个潮湿的、异常炎热的地方。

我的神志似乎一下子就回来了,我松开了抱着婶子的手,婶子似乎有些失落,但是没有什么表示,她拿起手电筒,蹲下身子找她的手链。

我穿上内裤,回到了房间。我不知道要说什么,似乎婶子在等我,而我做得不好。

我躺在床上,很深刻的「检讨」自己,我做了什么?我怎么会如此?我看了那么多的小说,写了那么多的性爱描写,为什么在做的时候,什么都忘记了呢?

我怎么会那么快射精?幻想中我是可以挑战所有女人的神,但是在现实中,我居然射得那么快。

外面,婶子的拖鞋的声音从卫生间来到自己的房间,手电筒的光亮从卫生间到客厅、到叔叔的房间,到熄灭。

我感觉什么东西很压抑,非常压抑。我从床上起来,走到了婶子的房间,虽然没有灯,但是有微微的月光。

婶子赤裸着躺在床上,婶子赤裸的躺在床上。婶子知道我进了她的房间,但是婶子没有动,也没有说话,好像睡着了。

我到了床边,婶子居然自动地向床里面挪了挪,给我空出了一个地方,我上了床,在婶子的旁边躺着。


标签:啪啪啪 xxoo 小说 社会百态 搞笑 言情小说 偷拍 奇闻异事 八卦 

 

出处:养生恋
网址:
http://www.yangshenglian.com
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

相关评论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会员及互联网转载,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和传递信息,若是对您造成了影响或者不便,请联系本站管理员,将删除影响您的文章信息。 

养生恋 版权所有CopyRight 2015 www.yangshengli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赣ICP备15001174号-3  信息咨询留言

赣ICP备15001174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