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社会百态

高考期间和妈妈的真实故事

时间:2017-3-22 9:50:5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2591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我要离开家了,心情特不好,但我心理装着天大的秘密,不说难受,说以就跳出来说个够.我是今年的高考生,高考终于结束了,考了532分,不知道能不能走上军校,分数还没公布的这几天我的精神已经紧张到了极限,脾气也很大,很多亲戚都打电话来问分数,让我很紧张,特别烦亲戚打来电话让我接,听他们对...

我要离开家了,心情特不好,但我心理装着天大的秘密,不说难受,说以就跳出来说个够.我是今年的高考生,高考终于结束了,考了532分,不知道能不能走上军校,分数还没公布的这几天我的精神已经紧张到了极限,脾气也很大,很多亲戚都打电话来问分数,让我很紧张,特别烦亲戚打来电话让我接,听他们对我的安慰简直是一种痛苦.现在一切终于都过去了,想想最应该感谢的是妈妈,妈妈这几年在市里租房子,照顾我,太辛苦了.当然爸爸也很辛苦,我最对不起的也是爸爸,爸爸知道分数后也该回工地了,爸爸顶着领导的压力请假回来陪我考试,爸爸太忙了.这几天他也该回工地了,半年内工地离不开爸爸.又剩下我和妈妈了,高中的这几年和妈妈发生的事,也不知道谁能理解,咳!你们看到我的叙述后千万别认为我没人性啊.

在上高一时,我考到了市里的一所高中,不算是太好,但也凑合.早晨上学从家走要骑一个半小时的自行车才到学校,中午在学校吃,晚上回家后天都黑了,冬天时,吉林的天黑的早,骑车危险,妈妈就让我在姑姑家住,姑姑他们夫妇感情不是很好,我刚去时还避讳我,不当着我的面吵架,后来就当着我的面吵架,我和妈妈说后,就不在姑姑家住了,我妈是那种很爱面子的人. 后来爸爸决定不让妈妈卖服装了,专门陪我读书,在高2时,妈妈把老板炒了鱿鱼.陪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,我的人生中最充满幸福和罪恶感的经历就从这开始了. 第一次租的房子是个掰间,房东是对70多岁的老夫妇,我和妈妈住在一间8平方的屋子,一张很小的双人床,共用一个厨房和一个卫生间,房东很好,但是那个老头好像有点传染病,那个老太太天天都出去捡废品和纸盒,楼道里到处堆着纸盒,家里那个味就别提了,第一天妈妈买了点消毒水在屋里消了毒,结果还弄得房东很不乐意,没办法,房子不好租.凑合着把,到了晚上,要和妈妈一个床睡,还真的不习惯,不过妈妈身上的味道抵消了消毒水的味道,加上打扫卫生很累,一会就睡了.就这样直到几个星期后的一个星期日.

一大早,妈妈在洗衣服,我却不愿意起来,昏昏沉沉的睡着,当我睁开眼睛时,看到妈妈正在用洗衣板洗衣服,上身穿着一个胸很低的内衣,里面根本没有胸罩,长这么大我是头一回看见妈妈的那对东西,明晃晃的晃着,没办法,小弟弟不争气,硬了起来,这时妈妈看到我睁眼睛了,就让我起床,我却当作没听到,过了一会,妈妈说,起来吧,吃饭,吃完出去打一会篮球,好长个,我闭上眼睛,装睡,突然妈妈把我的被子拽了下来,同时也吓了我一跳,因为虽然过了有一会了,但是小弟弟还是挺着的.显然妈妈是看到了,我的脸红红的,不知道怎么办好,妈妈却并没当回事,说,早晨还没去厕所吧,快去厕所.我跑进了厕所,心却砰砰的跳,上了厕所后,妈妈让我拿着洗过的衣服,递给她,妈妈爬上窗台,在开着的窗户上系绳子,然后让我把衣服递给她,每次妈妈把衣服挂在绳子上时,我都能从衣服下面看到的那对白白的东西,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么色的一个人.那晚我失眠了,但却发现了妈妈的一个大秘密.

半夜里,屋内没有风,很热很热,就是睡不着,想了一会学校的事,又想了一会作业的事,总之是满脑子乱想,昏昏沉沉的.看着妈妈在熟睡,妈妈睡觉有时是打呼噜的,有时还会很响,妈妈的胸部起伏很大,估计是睡的很香,让人看起来浮想连篇,我坐了起来,心开始不知为什么慌慌的,我开始欣赏起妈妈的身子,我的小弟弟又不听话了,不一会妈妈开始动了2下,我赶紧躺下继续睡,妈妈起来去了卫生间,回来后我听到了妈妈躺在床上喘气加重的声音,和细细的摩擦声,偶尔还有一两声内裤上的皮筋弹在肉上的啪的声音,我知道这是妈妈在自慰,我的精神高度集中,想着妈妈自慰的样子,同时怕发出声音被妈妈听到,可是越怕出声我的嗓子越有口水,还是忍不住咽了一下,还好没被发现,过了一会妈妈又有了鼾声.也不知道为什么,过了很久很久,我的小弟弟就是不软,真的很难受,还有些痛,后来也不知怎么的睡了过去.

第2天早晨妈妈站着梳头,我还躺着,心理想着昨天夜里发生的事,不一会,妈妈就出去上早市买菜去了,我趴在妈妈睡觉时屁股在床上的位置,拼命的吸着,希望能闻到妈妈下身的味道,想着在昨天夜里发生的事,用手套弄着小弟弟,一会就射了. 我知道妈妈很久都不做爱,因为爸爸一年算下来就能待一到2个月,我很可怜妈妈,我看着自己的小弟弟,并不比爸爸的小,而且应该比爸爸的长一些.为什么不能帮妈妈呢,妈妈一定很需要,妈妈有了我的夜晚会很幸福的. 就这样,我天天都睡的很晚,我发现妈妈几乎天天夜里都自慰,包括月经的时候,每当妈妈自慰后,都会睡的很香,这时只要妈妈打呼噜,我就起来,一开始的几天就是闻闻妈妈的身体的各个部位,后来就轻轻的偷偷摸几下屁股,胸部也摸上一两下,其实我摸妈妈胸部的时候妈妈是知道的,当时为了面子在装睡而已,第一次摸胸部时,感觉我的浑身都在颤抖,第2天妈妈就让我睡地下了,我也知道妈妈可能发现了,而且妈妈也不手淫了,但是妈妈睡觉时鼾声一点也没有减弱,到了晚上我就又控制不住又开始摸了2下胸部,我真的控制不住,而且我不再轻手轻脚,我知道不能太过分,摸几下就不摸了,第2次摸了后,白天吃饭时妈妈给我讲了一个强奸犯的事,一听就知道是编造的,我也知道了妈妈是醒着的,我胆子更加大了,第三天时我正摸着屁股,还没摸胸呢,妈妈突然转了身捉住我的手,说,你怎么睡糊涂了啊,这时我却并不紧张,因为我当时就认为妈妈很需要我,当时我很自信,我自信能征服妈妈,只要我的小弟弟能插入妈妈,妈妈立即就会舒服,我对我的小弟弟很自信.但是我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语气,颤抖着说:地下冷,妈妈看了看我松开我的手说:那你上来睡吧,手脚要老实点,我当时快乐坏了,也不知道哪来的虎劲,上床后就捉住了妈妈胸,妈妈象征性的挣脱了2下,说了一句,这么大了还摸,就顺从了,我有了一种从来没有的征服感.

可是除了乳房别的都不让我动了,特别是屁股,而且一动妈妈就非常生气,语气和语言都很吓人,一开始摸胸部时小弟弟一不听话,我就把他顶在妈妈身上,其实当时就是想让妈妈知道我的弟弟多长,多硬.但是一顶妈妈就让我去卫生间,让我松开她,最后弄得我不敢顶了,就这样我天天享受着,摸妈妈睡觉那时也很满足了,但日子长了,小弟弟也不像刚开始时,一碰胸部就硬了,我觉得征服妈妈的日子也该到了. 6月15日,我永远也不能忘,那夜我强行用手抓住了妈妈的毛,妈妈怎么也没掰开我的手,妈妈说你不松手你就不是我儿子了,前几次确实妈妈一说就把我吓回去了,这回我猛的跪在妈妈身边,用力的拽着内裤,内裤一下子脱离了妈妈的阴部,但是还在2个腿上,妈妈用手没命的抓着,就是不松,眼看就要拽下来了,妈妈突然说,我自己来,我当时完全相信了妈妈,可我一松手,妈妈马上就提上了内裤,然后就要起来,我从新又抓住内裤,却怎么也拽不动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哭了,就像一个小孩子被骗了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,妈妈这时突然说,你要死啊,哭这么大声音,叫别人听到,半夜哭还以为是鬼呢,我抓着妈妈的内裤,说,妈,就一次,妈妈沉默了,僵持了好一会就放开了手说:不行,怕别人听到,我知道妈妈在找借口,因为老头老太太都有些聋,妈妈这时又拿出了一条内裤对我说,快松手,内裤坏了,我要换,我当时很伤心,不知道怎样再面对和行动,我苦苦哀求妈妈:我帮你换行吗?妈妈不同意,我就又强行拽内裤,这回,妈妈还是反抗,但是不那么激烈了,终于内裤脱离了2条腿,我费力把2条不太

后来我和妈妈换了个10多平方的房子,450元一个月,一个卧室一个厨房,共用走廊内的卫生间,就是这个小屋,成了我们的爱巢,我的活妈妈也越来越满意,现在半个小时没问题,妈妈也从一开始的哼哼哼哼声到现在的咿呀咿呀叫声,妈妈已经完全被我征服了,拥有妈妈时的感觉就像拥有了全世界,每次爸爸回来时妈妈都拒绝和我,我也很害怕爸爸,把妈妈让给爸爸,周日那天妈妈早晨和爸爸做后不一会爸爸就出门了,我进去给妈妈补了一次,这是我头一次这么刺激,妈妈也咬着嘴唇到了高潮,弄完后我就像没弄一样镇定的叫着妈,我爸呢,什么时候开饭,妈妈也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,擦着下面说,等你爸爸一会回来的.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镇定,可能因为是太熟悉妈妈了吧,

我希望妈妈能陪我去读书,但不知道爸爸的意见,爸爸说过要带着妈妈去工地,让她帮忙管理一些采购上的事,妈妈还想去卖服装,其实我也想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静一静,内心里还有些渴望有女朋友,我现在非常想知道女孩弄起来的感觉.但我不会忘记妈妈,我爱她,很深,妈妈也40了,但我认为妈妈没有老的成分,在我心里只有美丽, 我是不是有些变态,我知道这叫乱伦,也许我还没有真正长大,还不知道伦理的事,我没有感觉过羞耻.希望你们不要骂我,要客观的接受一些确实不应该存在,但是存在也又确实很美好的事情.


标签:啪啪啪 xxoo 小说 社会百态 搞笑 言情小说 偷拍 奇闻异事 八卦 

 

出处:养生恋
网址:
http://www.yangshenglian.com
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

上一篇:搞林志玲
下一篇:停电了,婶子在洗澡
相关评论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会员及互联网转载,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和传递信息,若是对您造成了影响或者不便,请联系本站管理员,将删除影响您的文章信息。 

养生恋 版权所有CopyRight 2015 www.yangshengli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赣ICP备15001174号-3  信息咨询留言

赣ICP备15001174号-3